宁德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gc短视频及直播内容2019iyiou

发布时间:2019-05-14 18:14:21 编辑:笔名

近段时间,阿里音乐、腾讯音乐、易云音乐三位音乐头部“玩家”的版权互换戏码令听者激动万分,而在一众友紧锣密鼓的叫好声中,曾经风光无两的“音乐股”却尤显苍凉。

就在3月9日,多米音乐官方微博终正式发布了停服公告:根据公司战略规划及业务发展需要,将暂停多米音乐APP客户端内容运营。而在一个星期前智能音响品牌Sonos率先给用户发送的邮件中提到的原因是“受市场因素影响。”

伴随着一个时代的暂告一段落,一位牺牲者倒下的姿势没有让终选择妥协的“大佬们”停下气势恢宏的脚步,却足以让音乐第二梯队的“多米们”惶惶不安。

据艾瑞咨询2018年1月发布的《2017年中国短视频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短视频市场规模达到57.3亿元,同比增长183.9%,业内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有望突破300亿元。

短视频的迅速蹿升令资本趋之若鹜,这股火焰也蹿向了音乐平台。从去年3月开始,易云、音乐及虾米、酷狗、酷我音乐纷纷涉足短视频,对于音乐平台而言,在进入后版权时代后,用户体验、线下演出、音乐厂牌都成为了接下来可能的竞争地,而短视频会否成为有决定性的竞争战场?

倒在黎明前夜的多米音乐:不只是版权争斗的“牺牲品”一面是易云音乐被“奶”活,另一面是多米音乐在时代变迁中的力竭。多米音乐并不是轰然倒塌的,我们能够在它身上看到音乐市场近年来的变革缩影。

2014年开始,被巨头整合、寡头割据的音乐市场,顺理成章的跨入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版权争夺战中,而多米音乐成为了版权争斗中的牺牲者。“音乐股”、资本青睐的“宠儿”,挂靠这些标签的多米音乐,却没能走进后版权时代。

根据《财经》提供的信息,2014年处于状态的多米音乐,年营收为3243.37万元,净利润则为-4399.95万元,处于亏损状态。尽管用户量庞大,但是多米从来没有找到合适的盈利方式。

而多米音乐旗下音乐分享站、拥有500万用户和300万曲库的SongTaste早已在2015年7月关闭音乐板块。而今年2月14日,已经在新三板挂牌一年多的多米音乐发布公告称,申请在新三板终止挂牌。

对于多米音乐来说,版权问题看似是其隐患,而加速催化下的激烈版权争斗,甚至已经成为了多米音乐的“阿喀琉斯之踵”,这一致命短板成为了多米音乐在此后的数次转型尝试中的羁绊,也致使创始人2015年3月决定转战视频直播类产品。

有业内人士透露,奉佑生早在2014年就在多米音乐内部孵化出了个音频直播产品“蜜live”,于是先后做了蜜live和映客两款直播产品。2015年3月,项目脱离多米,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映客,5月映客上线。同年12月,多米音乐创始人奉佑生在多米拿到华谊兄弟和磐石资本等投资机构的亿元融资之际,将其持有的数百万注册资本转让,一门心思投身映客直播。

在直播风口正盛时期,创始人毅然转身扎进了直播行业,与王思聪投资的直播应用“17”等进行直播领域的激烈角逐。彼时,奉佑生留下了一番值得回味的体悟:“创业总要敢于挑战未知,我做了十多年音乐软件,也没有等来真正的付费音乐时代,是时候换个方向了。”在媒体的相关报道中,奉佑生此番慨叹不免令人叹惋。

这样的叹惋也从侧面展现了当时音乐市场对于版权的依赖格局,激烈厮杀的音乐市场中,没有以版权内容为核心来辐射其他板块,是非常难做的,而这也仍然是处于二三梯队音乐平台的困扰所在。

音乐平台下一战场:短视频和社交市场?“真是越来越不像个单纯朴素的播放器了!”谈到日常使用的音乐播放软件,一位友笑着吐槽到。这也是半年时间以来,音乐平台们给听众带来的直观感受。

或许是大佬们早已为进入后版权时代的音乐平台竞争格局未雨绸缪,又或许是在快手、抖音等主打短视频与直播的产品让市场看到了甜头,无论是出于何种考量,对于音乐平台而言,围绕“社交”做产品总是没错的,于是我们看到的音乐平台们的步,就是大佬们像彼此约好了一样陆续着开启了短视频的进击之旅。

早布局短视频板块的是易云音乐。以易云音乐为例,2017年3月8日,易云音乐宣布上线短视频、知识付费、直播答题等产品。可以说,尽管创始人丁磊对易云音乐的初始定位就是“社交属性”,但入局稍晚的易云音乐,在版权争夺战初期一度处于劣势境地中,空前的压力也催促着“云村”在社交生态中一路加速行进。

根据易云音乐官方提供的数据,目前产品中累计有明星用户448位,音乐人996位,音乐达人1394位。我们不得不说,易云音乐的社交生态与粉丝聚合度是音乐平台中为出色的,也是它的产品核心,并且已经开始凸显了“造星”成果。

易云音乐孵化并运营着红自媒体,与直播平台相仿,自媒体红人们可以通过每个月的财富值积累,在云商城中变现。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易云音乐在短视频领域的运作过程中,已经“尝到了甜头。”

而一向以大量头部音乐人及曲库版权内容为著的音乐,也在2017年9月上线了“音乐馆”板块,除了在产品体验层面中的用户个性化功能的创新外,在音乐馆中还内嵌了视频功能,除了常规的音乐作品MV外,也涵盖了pgc短视频及直播内容。

音乐号成为音乐馆板块中集结一众专业内容的信息聚集地。这些音乐号中的内容供应来源于各大专业音乐机构及音乐类自媒体。包括Billboard中国、看见音乐、着调等等,音乐号在尽可能覆盖各种音乐类型和用户群体。

2017年9月26日,酷狗音乐也正式上线了短视频功能。通过旗下音乐垂直类直播平台酷狗直播切入短视频内容,以直播用户、歌手、音乐达人等作为内容的制作者,而酷狗直播首创的“直播+数字专辑销售”模式,也逐渐成为一种比较成熟且稳定的“造星”新潮流,吸引越来越多的原创歌手加入酷狗直播的阵营。除此之外,虾米音乐与酷我音乐也分别在去年11月及12月新增了短视频频道。

据艾媒咨询权威发布的《中国短视频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移动短视频用户规模已达到2.42亿人,增长率为58.2%,并预测2018年该数字将突破3.53亿人。梯队的音乐产品已经心照不宣的开始了短视频领域的探索。短视频、直播行业及短视频以及内容付费的兴起局面,让音乐平台面对内部竞争及外来压力下,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短视频是移动互联的黄金赛道。作为一种互动性更强的内容载体,短视频确实是为音乐平台“赋能”的一个渠道,而各大平台的短视频内容方向也各不相同,虾米音乐与易云音乐对普通用户开放的UGC模式,而音乐、酷狗音乐及酷我音乐则主打PGC专业的音乐内容。

短视频会否会成为音乐平台强有力的竞争突破口我们尚未可知,但随着抖音、快手等短视频产品的市场份额逐渐加大,短视频也必然成为音乐平台围绕“社交”主题进行有力竞争的互动内容载体。

干货:家居家装O2O的10个方法论
报告解读:车联网前装市场2017有望实现251亿元
2011年海口文创教育D轮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