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宪法视野下的检察机关能做什么该做什么

发布时间:2019-08-16 17:15:48 编辑:笔名

核心提示:“八二宪法规定了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属性、基本职权和组织结构,为检察机关依法独立履行法律监督职责、维护国家法律的统一、正确实施提供了根本保障。”

在 八二宪法 颁布实施 0周年之际,在宪法视野下,检察制度应当如何定性、定位、定向,已经成了检察系统新一轮的思考与研究课题。

12月2日,来自全国检察机关的专家与有关学者聚首常州,参加由检察日报社、苏州大学、常州市检察院联合主办的 宪法视野下的检察制度暨纪念八二宪法实施 0周年研讨会 。与会专家学者围绕 八二宪法 与中国检察制度的发展、检察制度与宪法实施、检察制度与人权保障、中国特色检察制度面临的挑战与未来发展方向等专题,进行了广泛而热烈的讨论。

八二宪法 :检察制度的合宪性基础

八二宪法规定了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属性、基本职权和组织结构,为检察机关依法独立履行法律监督职责、维护国家法律的统一、正确实施提供了根本保障。 江苏省检察院副检察长邵建东说,检察机关要牢固树立宪法意识,自觉维护宪法权威,忠实履行宪法和法律赋予的各项法律监督职责。

苏州大学刘磊副教授认为,基层检察机关需明确自身的宪法定位,积极发挥其职能作用。对 送法下乡、服务基层 的意识不能狭义理解,仅仅设立派出检察室是不够的,更需考虑老百姓的切实法律需求,有针对性地进行检力下沉。

奉法者强则国强,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检察日报社社长李雪慧认为,始终坚持检察机关的宪法定位,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检察制度的法律基础和政治基础。研讨宪法实施 0年的经验,既是对 0年来中国检察制度发展的回顾总结,对 八二宪法 历史贡献的充分肯定,更是对党的十八大报告所提出的 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的学术回应。

法律监督:宪法实施的重要体现

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实施宪法首先要尊重宪法。 宪法就像母亲,即使有所不足,也不能过多地挖苦、嘲笑、埋怨它。 上海交通大学范进学教授强调,宪法的尊严和权威不是骂出来的,而是亲力亲为地遵守它、尊重它、实施它而形成的。过分的指责本身就是对宪法尊严的侵蚀、藐视,减损宪法权威。

华东政法大学刘松山教授提出,1979年人民检察院组织法是 文革 后恢复重建检察机关的重要保障。彭真同志直接领导了这部法律的制定工作,对检察机关的性质、任务、领导体制、检察权的范围等重大事项,提出了重要的修改意见。该法直接影响 八二宪法 对检察机关的定位,是新时期我国检察制度形成和发展的思想渊源。

苏州大学上官丕亮教授提出,检察机关在法律适用中通过依宪解释的方式实施宪法,与我国现行宪法和法律的解释体制并不相悖,具有合法性。在法律适用中通过依宪解释的方式来实施宪法,宪法在当下就得以广泛实施。

保障人权:检察机关的天然使命

为了得到自由,我们才是法律的臣仆。 古老的法谚道出法律的价值目标就是保障人权、捍卫自由。从历史上看,检察权是为了制约警察恣意与法官擅断而生,保障人权是检察机关的天然使命,此种使命得到了宪法的确认。

人权保障需明确三个重要问题。 《民主与法制》杂志社总编辑刘桂明提出, 一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权需要特别保护;二是保障人权需要特别保护三类权利: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和程序救济权;三是在刑事诉讼中转变保障人权的思路:变对敌为对人、变对抗为对话。

保障人权的理念促使了证据观的转变。苏州大学张成敏教授提出,要坚持检察官的客观性义务,那就必须用心设想 经验可能世界 ,谨慎依赖有限认识论,坚持无罪推定原则,正确兼顾证据规则上的法律义务和道德义务,充分认识非法证据排除的特殊认识规律。

苏州大学陈铭聪博士对台湾的缓起诉制度作了介绍,该制度是为了保护人权、平衡被告人与被害人间利益而设。缓起诉制度又称为起诉犹豫制度,是在刑事诉讼程序中仿照缓刑的制度所设的一种转向处遇措施。当被告受到缓起诉处分后,若在所定的缓起诉期间内未被撤销,期限届满则效力等同于不起诉。

检察理论:以理论自信迎接挑战

江苏省常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李乐平首先肯定了 中国标本 的检察制度,他说中国的检察制度伴随着新中国的成立而逐步发展完善,放眼寰宇,在当今世界各国多元并立的检察模式中,人民检察制度可谓独树一帜,成为的 中国样本 。检察制度 中国样本 充分适应了中国的政治、经济发展要求,代表了检察制度发展的应然之路,代表政治制度文明化的基本走向,应当是一个有生命的制度,是未来全球检察制度发展的一个标杆。

党的十八大提出不走老路、不走邪路,而要走新路和正路。检察制度、理论发展的新路就是理念创新、机制创新和实践创新;正路就是依法严格规范执法。 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检察院检察长李钟对检察理论发展道路提出建议。

就检察与监督的关系问题,与会代表认识各异。人民检察院检察理论研究所副所长谢鹏程认为,基于检察机关的宪法定位,检察权与法律监督权的范围是同一的,检察机关的所有职能、所有权力应统一于法律监督。如果一项职权不是法律监督,或者不具有法律监督的属性,那么就不应该由检察机关来行使,即主张法律监督一元论。

北京市检察院二分院研究室主任孙春雨认为要正确理解公检法三机关之间的关系,必须要回归到宪法层面,从宪法的文本中去理解、把握和寻找答案。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研究室主任张秀山则强调,要坚持检察机关的宪法定位当作足功课。

江苏省苏州市检察院党组成员闵钐认为,宪法第129条关于检察机关法律监督机关的定位导致了整个检察理论体系中理论解释有两个重心,即检察与监督。要把所有的检察职能整合到监督的理论当中解释,不太合适。他建议检察理论有一定的发展和修正,就是把检察职能直接放到检察权里解释,但是,不是所有的检察职能都叫法律监督。

来自重庆市渝中区检察院的夏阳检察长说,要审慎适用刑事强制措施。在刑事强制措施适用时,应当按照宪法、刑事诉讼法的要求,由法定机关严格按照法定的程序、条件适用刑事强制措施。在采取强制措施时,尤其是逮捕措施时,需要考虑多方面的因素。既要考虑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涉嫌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又要考虑到其人身危险性。

江苏省扬州市检察院曹军对检察机关执法办案与法律监督的关系作出回应,认为二者是有机统一的。公诉人出庭支持公诉履行诉讼监督权,检察机关执法办案履行检察监督权。出于实践考虑,不宜将执法办案与法律监督的主体分开。

上海市检察院一分院研究室副主任曹坚提出,检察机关除了自觉接受党的领导,还应不断增强接受人大监督的自觉性。要建立健全接受人大监督的经常化和规范化工作机制,主动取得人大对检察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针对民行检察理论问题,浙江省嘉兴市检察院陈定良提出,民行检察在权力设置及运行过程中,应当遵循 有限监督 ,以 当事人或利害关系人申请为主、主动监督为辅 及 保障公平、兼顾效率 三个基本原则。

针对检察机关加强外部监督问题,中国人民大学陈卫东教授建议将人民监督员制度写入法律,以更好地保障权力受限,回应谁来监督监督者的质疑。

苏州大学法学院院长胡玉鸿教授认为,与会专家学者对于检察理论的批评与反思,将会有力促进检察制度、检察理论的理念更新和科学发展。检察机关在加强检察理论研究的基础上,应以更坚定的制度自信、理论自信回应挑战、开拓未来,实现检察工作跨越式发展。

学者代表发言

法治思维首先是宪法思维

韩大元(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根据宪法的规定,检察权的本质属性就是法律监督权,即人民检察院是专司法律监督职能的国家机关。说检察机关是 法律 的监督机关,不是说检察机关要去监督法律本身,而是说它职权的范围仅限于对法律的遵守和执行情况进行监督。检察机关虽不是监督宪法遵守和实施的专门性机关,但在宪法实施和法律实施方面担负着特殊的使命,在现有的宪政框架下仍有进一步发挥功能的空间,如根据立法法第90条,人民检察院发现违宪的法规,有权、有义务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审查的要求,这是启动宪法监督的重要途径。

根据宪法第1 5条的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要 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 。但从实际运行效果看,这十二字原则并没有落到实处,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如片面地强调配合,淡化了分工负责和相互制约。我认为,要贯彻好十二字原则,协调好三机关之间的冲突,重要的是以宪法关于公权力制约的精神为基础,构建以 制约 为核心的权力关系。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要更加重视法治在国家治理与社会管理中的作用,并提出了 法治思维 的理念,要求用法治的方法解决社会问题。法治首先是宪法之治,法治思维首先是宪法思维,宪法在国家治理、社会发展和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中具有基础性地位。检察机关要认真履行宪法赋予的职责,强化法律监督,通过宪法监督,防止各种特权和腐败行为,真正做到一切违反宪法的行为都要受到追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进程。

尊重司法权便是尊重我们自己的权利

陈卫东(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尊重和保障人权 写入修改后的刑讼法之后,有学者认识到检察官角色应当调整,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但是我想强调的是,这种调整应当是一种从权利制约权力的角度进行的解读,而不能是从权力俯视权利并给予翼护的角度进行解读。将权利的保障完全寄托于一种公权力之上,仍旧是一种 官本位 思想的体现。

司法权不是一种至上权力,它实际上是受到制约为严重的一种权力,要受到公诉权的制约,还要受到当事人的诉讼权利的制约,还要接受社会的监督,等等。我们讲尊重司法并不是说司法权就是至高无上,不可挑战的。我们讲尊重司法乃是对受到制约的司法权的运作结果的尊重。尊重司法权便是尊重我们自己的权利。

宪法的实施依赖的是具体制度的建构与落实。2004年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曾经带给无数法律人以信心与憧憬,是中国法治历程上的一件盛事。然而,尊重和保障人权在部门法中的价值转化与实施问题却是一个难题。时隔8年之后,修改后刑诉法也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加以明确规定,实际上带来了宪法的价值要求在部门法中真正落实的契机。以检察机关为例,则是提供给我们以宪法的视角重新审视检察制度的难得机遇。我认为,我们应当抓住历史的机遇,以宪法的实施为视角,以尊重和保障人权为价值指引,对检察机关的角色以及检察制度进行全面的梳理、审视,以全面落实宪法的要求。

检察机关办案方式需要改革

龙宗智 (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

修改后的刑诉法,全面加强了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尤其在纠正诉讼违法,保障程序公正方面就检察机关的诉讼监督作了一系列新的规定。同时,就检察机关诉讼职能,也作了某些调整。这些制度性变革,强化了检察机关作为诉讼监督机关的角色地位,同时也强化了检察机关的诉讼职能中的司法性要素,在这种态势下,检察机关办案方式的适度司法化,更具有现实必要性。

适度司法化,特殊意义在于培养检察官,在办案一线留住骨干,并提高检察队伍素质,从而实现检察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三级审批 等行政化办案方式,的弊端之一,就是不利于强化检察官的荣誉心与责任感,不利于在检察工作一线保留骨干,而推动适度的司法化,使检察官成为有职有权的司法官员,是实现检察事业可持续发展重要的举措之一。

改革的基本任务有两项:其一,塑造一线责任主体,建立 多点式办案单元 ;其二,引进对审听证程序要素,建构审前程序的弹劾制构造。前一项任务,主要是使骨干检察官成为有职有权,办案中一般事项的承办与决定相统一的责任主体,再配备一定的辅助人员,使办案组成为相对独立的 作战单元 。由不同业务方向的办案组群,形成 多点式 办案力量分布。后一项任务,则主要是改革检察机关的办案方式,适度引进 三方组合 的诉讼构造,增强程序中的兼听性、公正性,增强程序的透明度,同时,适当弱化和简化内部审批程序。

以民诉法修改为视角反思检察监督的三重问题

李浩(中国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南京师范大学教授)

一,民事公益诉讼问题

今年8月通过的关于修改民事诉讼法的决定中,规定公益诉讼主体是 法律规定的国家机关 。这样一来,实际上限制了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的资格。

二,一般监督的问题

笔者个人对 一般监督 的观点不是很赞同。仅靠检察机关的一般监督能保证法律得到严格实施吗?现在,立法越来越多,法律越来越完善,其实立法越多,违法的可能性也就越多,各种违法现象也就越多。我们的法治实践表明,单靠检察机关的监督不能保证那么多法律都能够得到严格的实施。还应当依靠当事人积极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诉讼权益,通过这些私人维护自己权益的活动,通过法院来使违法现象得到纠正,这可能是一个更现实的保证法律有效实施的路径选择。

三,执行监督的问题

执行监督是本次民诉法修订新作出的规定。这个规定一方面解决了检察院和法院长期存在意见分歧的问题,明确了检察机关对民事执行行为有监督权;另一方面,也确实给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诉讼监督提出了新挑战。在执行活动中,违法行为、反腐行为较为严重,所以把对民事执行活动的监督权赋予检察机关是很重要的。在审判监督问题上,通过本次民诉法的修订已经实行了当事人申请法院的再审优先,检察监督在后。在执行问题上也应如此,毕竟民诉法规定了一系列的当事人自身寻求救济的方式。在执行的监督中,应坚持当事人自行向法院救济在先、检察建议在后的模式,这样检察机关可以根据自身的力量很好地完成执行监督的任务。

(文稿整理:刘卉 张伯晋)

吸脂减肥
疑病症如何治疗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