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看点裘铸姻缘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47:31 编辑:笔名

一  垦荒稼穑忙碌,  已经春秋几度。  总有柳暗花明,  休说生计无路!  上述几句顺口溜,说的是明朝永乐初年李义一家人的状况。  明朝永乐元年(1403年),“靖难兵止”,李义一家奉旨由三和县北曹桥迁至河间府景州故城县县城(故城镇)城西定居。其落脚的地方离县城(故城镇)有四十多里,地理位置非常偏僻,加之才遭受过“靖难之役”的蹂躏,这里到处荒凉不堪。但是官家旨意难违,也就只好在这里定居了。李义定居的地方有一大片树木,可里边的地面都变成了焦土,明显地留下了被战火烧过的痕迹,黑乎乎的树身,光秃秃的树冠,虽然正值春天,但无论春风怎样吹拂呼唤,那树木总像是昏沉沉的病人,老是醒不过来。李义望着眼前半死不活的树木,不由得唏嘘长叹,感到一阵阵揪心。但这半死不活的树木也是树木,总比没有要强,而且李义坚信,这些树木总会缓过来的。  原来,这李义深谙李氏家族的历史渊源,这使得他对树木喜爱有加。李义小的时候,曾不止一次地听老人们讲:很早以前,李家的祖先历代在朝廷世袭大理(掌管刑罚)的职务,就按当时的习惯,以官为氏,称“理”氏。商纣时,在朝为官的理徵,因直谏得罪了商纣王而被处死,其妻契和氏带着儿子利贞逃难时,靠食李子充饥,才得以活命,因不敢称“理”,便改为“李”氏,其缘由有二:一是李子有救命之恩,二是“理”“李”两字古音相通。老人们还讲:道家学派的创始人老子一生下来就会讲话,因为他知道他在前世是利贞的后裔,就指着院子里的一棵李子树说:“此我姓也。”又因耳大,故名“李耳”。他得道后住在三十三天之上离恨天的兜率宫,用八卦炉炼就仙丹。人们称他为太上老君或“道德天尊”,他还是铁匠等行业的鼻祖。一笔难写两个“李”字,细讲起来,这太上老君也算得上是李家的先人了。  本来,李义喜爱的是李子树,但这样的树林子到哪里去找呢?在他看来,李家祖先从小处说是和李子树有缘,从大处说和别的树木也有缘。自己一家现在奉旨迁到这里,无缘遇到李子树,能靠近这片树林子居住也就不错了,这样一是可以寄托对祖先的敬仰,二是可以因树林子得到祖先的庇护,通过辛勤地劳动,使自己的一家尽快地得到福祉。他想,现在虽然只有自己一家人居住在这里,但以后总会发展成村落的,于是,就和妻子、儿子商定,把这里叫做“李长林”。  李义一家安顿下来以后,便开始在这里垦荒稼穑了。一家人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或持锨垦荒,或弯腰撒种,或锄禾日当午,或拓渠夕阳下,虽成年累月地劳作,但仍难以糊口,生活异常艰难。可再艰难也得活下去呀,还必须无休止地劳动。劳动累了,妻子和儿子就坐在地头上,望着不远处的树林子唉声叹气。那大片的树林子,虽然在“靖难之役”中遭受了巨大的磨难,但现在终于甩掉了病容,焕发了活力,生机盎然,蓬勃茂盛。大自然的春天年年到,但全家人的好日子什么时候到啊?李义看着妻子和儿子垂头丧气的样子,就笑着说:“别发愁啊,‘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嘛,那树林子现在这么茂盛,叫我看是个吉兆,咱们这块地方也许是块福地啊!可是,再好的地方,你不劳动,那福气也来不了啊!”说完,就又拿起锄头走进地里,弯腰给禾苗锄草。妻子和儿子也立刻站起来,跟了上去。  就是这样,全家人肩锨荷锄,一天到晚地劳碌着,在这块贫瘠而又充满希望的土地上,撒下辛勤的汗水,始终不渝地追求着他们的幸福。这个期间,又有一些住户在周围建起了村庄,这一带一扫前些年悲惨荒凉的局面,人烟较前兴盛多了。由于政府采取休养生息政策,发展经济,奖励垦荒,重视农业生产,这使人们的积极性得到了巨大的发挥。天道酬勤,李义一家人的日子终于有了好转。这时,邻村有人主动找到李义,要把自家的姑娘嫁给李义的儿子。李义和妻子、儿子商量后,欣然答应了对方的要求。两家爱好作亲,很快为两个年轻人办了婚事。第二年,小两口就生了一个胖小子,李义当上了爷爷,一家人其乐融融。  且说,因为人们居住的村庄都彼此离着不远,而且开垦出来的土地又大都地界相连,所以,大家在劳动休息的时候,常常凑到一块谈天说地。  这天,邻村的几个人又和李义凑到一起聊了起来。聊到尽兴处,有个人两眼瞪得溜圆,对李义说道:“从你家往西不到一里地,原来有座寺庙,很早以前,寺庙的院子里还有座塔。一天早晨,有个捡粪的老头,用粪叉子把塔捡起来放到筐头里,背到饶阳店的庆林寺里去了。刚到晌午,突然电闪雷鸣,咱这里的寺庙里就腾起了一条龙,乘着风雨朝南边飞去,,落在了饶阳店的庆林寺里。”他比手画脚,言之凿凿,说得有鼻子有眼,就像真的一样。见李义等人听得非常认真,就又补充说:“咱这里原来可是块风水宝地啊,只可惜叫那老头给败了!”他惋惜的不得了,其语调情之切切。李义接过来说道:“你说的那个地方我去过,只看到了一片瓦砾,可能是因为兵乱,把庙毁了。不过,你说的那个塔的事,我有些不相信。”这个人说:“我是当地人,前些年为躲避兵乱,逃到了外地,是后来又回来的。那塔的事,我是听爷爷说的,我爷爷说,那塔他也没见过,他也是听老辈人讲的。”又一个人笑笑,接着说道:“咱俩都是当地人,我也多次听老人们这样讲过,可是,那塔谁又见过呢?叫我说啊,这是因为人家饶阳店是裘皮基地,买卖兴隆,咱们这里比较贫穷,日子过得苦,有人眼红人家饶阳店,又恨人家不起,就说有人坏了咱们这里的风水,把好风水弄到饶阳店去了。所以,这塔的事,是编排出来的传说。不过,那座寺庙倒是有的,以前,人们经常到那里烧香磕头,只可惜被兵乱给毁掉了,真可谓以后想烧香也找不到庙门了。”李义接过来说道:“只要心诚,想烧香容易,饶阳店离咱这里不就是十几里地吗?多走几步道,到庆林寺里去呀!饶阳店经济富裕,兴许还能从那里沾些光,带回财气来呢!”大家都非常赞同李义的说法,纷纷表示,以后就到饶阳店的庆林寺里去烧香拜佛。    二  话说几个人和李义凑到一起聊天,提到了李长林附近的寺庙被兵乱毁掉的情况,大家就决议以后要到饶阳店的庆林寺里去烧香拜佛。  第二天,李义就去了饶阳店的庆林寺。他拜佛祖、拜菩萨、拜比干,虔诚地烧香磕头,向神灵祈求平安和幸福。他又蹬上宝塔,站在塔顶向四处眺望,可谓站得高看得远,这样的新境界使他更加心胸开阔、神清气爽。到底是佛门圣地,不虚此行,李义初入庆林寺,就好像从这里获得了一种神圣的力量。  也可能是真多亏了神灵的护佑,在以后的岁月里,李义一家人的日子虽然不多么富裕,但一直过得平平安安。日月如梭,一年年过去了,李义迎来了四世同堂的时光,他有了重孙子,他亲自给重孙子起了个名字,叫“李大用”。李义虽然老了,但还总是到庆林寺烧香拜佛,而且去的次数比以前更勤了。他和庆林寺的智能法师渐渐熟了,后来竟成了一对知心朋友。  有一次,李义到庆林寺烧香拜佛以后,智能法师把他让进方丈喝茶。李义向智能法师谈起了李长林,谈起了李长林的树林子,李义谈到,智能法师接过他的话茬,感慨地说:“这庆林寺塔的修建,就多亏了你李长林的那片树林子啊!”李义问智能法师是怎么回事,智能法师就向李义讲述了当年有关的情况。  当年,修庆林寺塔的时候,工程刚完成了一半,乌龟精就在庆林寺一带造成了大雾天气,工程被迫停止。修塔的工匠中有个人正准备铸造一个铜葫芦,作为塔顶的塔刹,为庆林寺塔铸造塔刹,就不能离开“林”,他一看在这里实在无法干活了,就带着工具和原料赶往你李长林的树林子,在那里铸成了铜葫芦塔刹。这个人不是别人,他是太上老君。铸铜葫芦塔刹是个技术活,当时找不到合适的工匠,太上老君就变成一般工匠,下凡来帮忙了。太上老君忙得很,不能过多的耽误,他把铜葫芦塔刹铸好以后,就又立刻赶回天宫去了。  听了智能法师的讲述,李义不由地说道:“看来,这庆林寺塔和我们李长林的树林子有缘啊!”  智能法师说道:“不但庆林寺塔跟你们村的树林子有缘,而且太上老君和比干文财神都跟你们李家人有缘啊。太上老君姓李,应该说是你们李家的先人;比干文财神姓林,是因为庆林寺有个‘林’字,来庆林寺安的家;你从小就对树林子喜爱有加,迁来以后,正巧遇上了那片树林子。你们这不都是互相有缘吗?李长林是块风水宝地,将来总会兴旺发达的。早年,比干在广川任地方官,广川离李长林不远,说不定他早就知道你们那里的那片树林子。以后,他会很好地眷顾你们李长林的。比干文财神任丞相的时候,就大力倡导冶炼铸造;而太上老君就是铁匠鼻祖,他直接在李长林的树林子旁铸成了铜葫芦塔刹。这些情况都预示着什么呢?他们是不是已为李长林的兴旺发达打下基础了呢?”  智能法师正说着,方丈的门被“笃笃”地敲响了,智能法师开门一看,是孝子兰村的裘郎,他也是来烧香的,完事以后,就到这里来了。智能法师马上把裘郎让进方丈。李义和裘郎以前来庆林寺烧香时,常常碰到一块儿,也已经是大熟人了。三个人坐下以后,智能法师有些动情地说道:“傅仁师傅和你二位都是我要好的朋友。可惜,傅仁已于去年过世了,他不但人品很好,还有一手高超的制裘技艺,一生带出了那么多的高徒。”  裘郎说道:“是啊,我刚成了婚,就和妻子慕名来了到孝子拦村,做了他老人家的徒弟,跟着他这样的名师,我们进步较快,人们就都叫我裘郎。我本来姓任名昌,这真名倒没人叫了。为了能在这里很好地施展制裘技艺,我们就在孝子拦村扎了根。”  智能法师接着说:“有道是,仁者寿。按说,傅仁也算得上是高寿之人了,他和我同岁,今年九十。”智能法师停了一下,又对李义和裘郎说道:“你们二位年纪也不小了吧?听说都是当老爷爷的人了,可喜可贺啊!”  李义说道:“是啊,我今年七十岁,重孙子五岁了。”  裘郎说道:“巧啊,我今年也七十岁,重孙女也五岁了。”  “你们二人同岁,两个孩子同岁。”智能法师感兴趣地说道:“两个孩子都叫什么名字呀?”  李义说道:“我的重孙子叫大用。”  裘郎说道:“我的重孙女叫珍姑。”  “大用、珍姑,好名字啊,妙哉妙哉!”智能法师接着说道:“看来,你们二人缘分不浅啊!”  李义和裘郎都不由地问道:“法师这样讲,指的是什么呢?”  智能法师微笑着说道:“以后的事情,你们二位到时候会自然知晓。”  三人就又一边喝茶,一边接着聊些别的。  且说,比干神接到了玉皇大帝的旨意,让他回天庭议事。比干神不敢耽误,立即赶往天庭。  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驾坐金阙云宫灵霄宝殿,聚集文武两班仙卿早朝。片刻,班中闪出太白金星,奏道:“万岁,臣遵旨下凡到河间府景州故城县查看民情,李长林村的树林子已焕发生机。太上老君曾在那里铸造了庆林寺塔的铜葫芦塔刹,他已经向万岁您提出,愿那李长林的人兴办铸造业,一是给他留个纪念,二是让那里的人更好的发家致富。臣认为,此举措切实可行。况且,李长林的李义是太上老君的后人,李义已是四世同堂,其曾孙李大用是可以兴办这一产业的人才。”  玉皇大帝道:“依卿所奏。”又宣比干问曰:“文财神,你所在的庆林寺离李长林不远,你对此事如何看呢?”  比干从班部中闪出,奏道:“臣在广川任地方官时,曾到过李长林地面,现在住在庆林寺,也去过几次,那里确实是块风水宝地,那片树林子郁郁葱葱,是吉祥的征兆。让李大用兴办铸造业,定能成功,我掐指巡纹算出,往前饶阳店的制裘产业将要缺少原料,只有李长林铸造业兴办起来,才能弥补饶阳店制裘产业原料的不足。我想让这两方面有关的年轻人联姻,促成制裘产业和铸造产业的互补,使之共同发展壮大。这也是必然趋势。多少年以后,饶阳店的裘装和李长林的铸件会通过一条大道运往外地,给黎民百姓带来更大的好处。万岁和王母只要让我继续住在庆林寺,我定会对这两方面的情况倍加关注。”  玉皇大帝闻奏,满心欢喜。说道:“依爱卿所言。太上老君是道德天尊,我们都要敬他三分,既然他提出来让长林人兴办铸造业,就要落实。卿要尽快给李大用托梦,让他到冶炼铸造业发达之地学艺,把长林的铸造业兴办起来!”  这时,王母娘娘发话了,她朝着比干说道:“孝子兰村的裘郎和裘娘有七八十岁了吧?凡间有言:人活七十古来稀。凡间这些年来,制裘师傅已经不少了。那裘娘原来是天宫的玉女,也该回来了。念裘郎一生向善,我想让他和裘娘一块到天宫来,让裘娘做我手下的玉女,给裘郎顺便安排个差事,这样,可保我天宫人员有增无减。但又怕他俩都来天宫凡心不死,再生事端。那么,这裘郎下世怎么安排呢?眼看着庆林寺的智能法师老了,即将升天了。再者,你是文曲星,是修诏的仙官,这些日子你在庆林寺,玉帝身边没人修诏,他那么多的事,得亲自修诏书,这怎么行?你这样下去,总不是个长法。我想让裘郎下世成为庆林寺的僧人,一是他向来知道礼佛敬天,二是他有很好的制裘手艺,他做了庆林寺的方丈,可弥补你和智能法师离开庆林寺后的不足。你想想看,这样行不行啊?” 共 890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癫痫大发作时做好护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