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我死后愿将遗体捐给社会

2018-10-30 11:44:13

“我死后,愿将遗体捐给社会”

楚天都市报讯 开栏的话:自2009年5月起,武汉市开创国内先河,在1100个社区全面推行“社区戒毒模式”。三年摸索,共有3476名本该被送进警方强制戒毒所的“瘾君子”们,回到社区。他们服用政府廉价提供的美沙酮戒毒药,竭力康复生理机能的同时,更借社区之力,与心理毒瘾作顽强抗争。  值此“6·26”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本报走近这些昔日的“瘾君子”,听他们讲述在社区戒毒的亲身经历。  人物简介  张训(化名),40岁,硚口竹牌社区居民,1995年染上海洛因,2004年开始戒毒,至今未复吸。  昨日,在武汉市医院,我在“遗体捐赠登记表”上——庄重签上自己的名字,成为了一名遗体捐献志愿者。  捧着神圣的捐赠者纪念证书,我感觉获得重生。回首过去,如果没有亲人、民警和热心人的无私帮助,我不知道能不能挺到今天。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从单位辞职下海,在汉正街经营小百货,每天起早贪黑,经过近十年打拼成了“张百万”。妻子贤惠,儿子聪明,邻里无不羡慕。1995年5月的一天,我到朋友家串门,看到他正在“吞云吐雾”,样子享受极了,经不住朋友怂恿,我次尝试毒品。从那一刻起,我一步一步迈向深渊。  毒品,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不再打理生意,整天寻找刺激,有时每天买1000多元的海洛因吸食,100多万元积蓄化为青烟,我开始向家人、朋友骗钱。由于吸毒,我多次被公安机关抓住,从戒毒所出来后,吸毒的朋友又找上门来……  堕落成瘾君子,朋友躲我,亲戚嫌我,妻子也离我而去,那段日子,我“人不人,鬼不鬼”。2004年,社区民警找上门来,要我参加美沙酮药物维持治疗戒毒。3个月后,身体对毒品依赖性大为降低,可大家仍不相信我真的戒毒。  7年间,我曾多次想放弃,可社区民警对我的戒毒康复工作,从未间断。民警经常上门,嘘寒问暖,有一次,听说我儿子没钱缴学费,民警洪先明二话没说,主动承担孩子的学费。2006年起,新任社区民警于雷,几乎天天找我谈心,提醒我要坚持。  如今,我已7年没沾毒品,这7年,大伙帮我挺过去了,我只有努力工作,自立自强,才是对大家的回报。  社区评点:2009年8月,社区戒毒模式在全市推广,竹牌社区有5名戒毒者参加,社区戒毒对戒毒人员有强制性,效果较好。希望能取消服用美沙酮每次10元的规定,推行免费治疗,减轻戒毒人员经济负担。叶宁 通讯员唐智恩 实习生王云维 张讷

碳晶电地暖
电镀层测厚仪
北方基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