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古宅讲鬼之我的女友不是人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29:42 编辑:笔名

“你看,出星星!”刘阳冲着我小声说了一句。  我望向窗外,果见繁星点点,要不是若有若无的滴水声,谁能相信不久前还是大雨磅礴。  刘阳微微一笑道:“这天气,好有一比。”  “比什么?”我问。  “爱情。”  “爱情?”  “是呀!两个相爱的人,吵架的时候可不就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的,好时、又是晴空万里。”  “呵!你的比喻可真够牵强的。”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刘阳不自然地看了我一眼说:“其实俩人能够相爱,怎么比喻都是幸福的,可是,如果是单方暗恋,另一方却毫不知情,必是痛字当头……”  “暗恋?表白呗!有什么话就痛快说出来,憋在心里对方不知道这种痛苦岂不是活该。”我打断他的话说道。  “那么……那么……”刘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什么呀!”我都替他着急,以前没觉得他说话这么吭哧瘪肚,今是咋的了。  “我……”他舔舔嘴唇,刚说出个我字。  就被个毛头小伙子大声打断道:“你们别顾着自己聊好不好,说到爱情!我想讲讲我的故事……”  “急什么?抢什么话呀!你!”刘阳显然不高兴被他打断了自己的话,有些急头掰脸冲着毛头小伙子喊道。  毛头小伙子也火了,大声地嚷嚷道:“想不想听,不听我走了,什么玩意……”说完欲站起来,被身边的秃头老者拉住。  这时刘阳也察觉出,身为主人有些过分了,可又拉不下面来道歉,脸色因此变得十分难看,我们几个尽量打着圆场,劝了半天,毛头小伙子才肯继续他的故事。  讲的时候还带着点情绪,说话的声音异常洪亮。“这事发生在我二十岁那年的夏天,我的初恋女友兰兰不慎出了车祸,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医生给了了模凌两可的诊断说她有可能很快就醒过来,也有肯能一辈子都不会醒。  看着兰兰沉睡不起的样子,我的心乱极了,父母坚持让我离开她,她的父母也劝我别浪费时间。可我怎么能看着她躺在床上生死未卜,我自己跑出去和别人谈情说爱,于是我不顾父母的反对,坚持每天去医院里看她,陪她说话。  一天傍晚,我去的时候,看见一位漂亮的护士正在给兰兰量体温。我很惊讶,因为这个护士长的和兰兰太像了,我一进屋她就冲着我微笑,主动和我搭话。我知道我的笑容有点不自然,说话也变得有点磕巴,而她一点都不介意,还问:“你晚上吃饭了吗?要不一起?”  我鬼使神差地点点头。  她笑着说:“那你等我一会,我去换衣服。”说完她就走了出去。  我坐在兰兰的床前,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兴奋,可当我的眼睛触及到兰兰的脸的候,我发现她的脸上的表情变得似笑非笑,非常诡异。  吓得我不敢在去瞧她的眼睛,后来我听见女护士喊我时,我毫不犹豫地出了病房。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兰兰哭着对我说:“你别喜欢那个女护士,她不是人。”然后兰兰突然就不见了,我的四周一下子起了很浓很浓的雾,一只染着红指甲的巨手向我伸了过来,吓得我惨叫一声,醒了过来……  从那以后我每次去看兰兰都能遇见那个女护士,更奇怪的事,每次和她出去后,都会做类似的梦。梦见多的就是兰兰被困在一个铁笼子里,眼泪汪汪地看着我。然后就会出现那只巨手,我就会被惊醒……  我开始有点害怕那个女护士,也不敢再去看兰兰。  说来也奇怪,我不见女护士就再也没做那些奇怪的梦。有一天我在家吃饭,突然接到兰兰父母的电话说:“兰兰醒了,你快来呀!”  我高兴的简直要发疯了,急忙穿上外套就往医院里跑。当我推开病房的门看见兰兰正在吃粥,突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我跑过去捧住兰兰的脸,用力地亲了一口。  兰兰笑着推开了我说:“咦!你怎么才来,我还以为一睁眼就能看见你那?”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不敢说我好些日子没来了,那她还不气得和我分手。她的父母冲我挤挤眼睛说:“他也是刚回去,你就醒了。”  我感激地看了两位老人一眼,知道他们不想让女儿刚醒就受刺激。  她见我来了,推开她母亲拿着的碗说:“妈!我不吃了。”说完,把身体靠在我怀里。  她的父母一看这情形,笑着退出了房间。她父母走后,我看见她的神情像是一下子松懈了下来了,人也离开了我的怀抱,然后似笑非笑看着我。  这一刻我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感觉,她不是兰兰,绝不是,可她又是谁那?  心里存着疑问,我不好当面问她,只好借着上厕所的理由,跑到护士房去翻看所以护士的资料。就在我翻找不果的时候,有位护士推门进来,看见我惊讶地说:“这里不许病人家属进来,你快出去。”  我拿着那本护士名册问:“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想请你帮忙。”  她很惊呀地说:“什么呀?”  我说:“我想找一位这里的护士,前几天一直给104值班的一位。”  她说道:“我就是呀!”  “啊?还有其她人吗?”我追问道。  她摇摇头说:“没有了,负责104的护士就我自己。”  就在这时我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我急忙走过去拿起那张带照片的档案问:“就是她……”  “她?”护士惊叫一声说:“怎么可能,她去年就已经死了……”  我惊道:“死了?不可能吧!前几天我还和她一起吃饭了那!”  “你见鬼了吧!真的,我骗你干嘛!她当年就死在104病房里,是被一位女病人刺死的。说是因为她在值班的时和女病人的丈夫调情,女病人因妒成恨,拿水果刀把刺死了她,这件事当时非常轰动……”  我只觉大脑一片空白,她后来再说了什么,我也没有听见,只是摇摇晃晃地走出了护士值班室,当我回到病房的时候,我看见兰兰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我说:“怎么?问明白我的底细了吗?  我被她的话吓了一跳,指着她颤声说:“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兰兰被你怎么样了?”  她嘿嘿一笑说:“有我,你还找她干嘛呀!……呜呜……你在说什么?我就是兰兰呀!”  她前后不一的话语弄的我一愣,回头,我看见兰兰的父母推门进来,我立马明白她在做戏,  她的父母看见她在哭,责备我说:“你怎么欺负兰兰了,她刚好,怕受刺激的。”  我想揭穿她并不是兰兰,可是我有什么证据?她的父母还不把我看成疯子呀?  可我也不能放弃兰兰,如果连我也放弃了,真的兰兰就再也回不来了。  那天我回去之后,在网上找了些关于灵异的网站,发现很多人都非常崇拜一位名叫鬼蜮人的人,我见他在线,就和他聊了起来,大致说了我的遭遇,他沉默了一会说:“这样吧!我明天和你一起去见见兰兰。”说完他就下线了。  我很懊悔没有留下他的联系方式。  第二天,我本想早上起来在网上找找他,就在我刚要打开电脑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电话里一个陌生的人说:“我是鬼蜮人,我已经到你女朋友住的那家医院了,你快来。”  我听完心里这个纳闷,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我急忙打车来的了医院。  只见医院门口堵着很多的人,住院处的四层楼上冒着滚滚浓烟,我一看急忙推开众人挤了进去,四楼正是兰兰的病房的位置。  还没等我跑进大门,突然被一只男人的手抓住,他沉声对我说:“你……别进去,那个恶灵被我烧了……”  我甩开他的手吼道:“那兰兰在那?你烧死了她,也烧死了兰兰。”  他冷笑地说:“你还不明白,她进入兰兰身体的那一刻。兰兰就已经死了,留下来的只是一个空壳。如果不是我及时把她烧毁,还不知道她会怎么祸害其他人……”  我不想听他说什么,甩开他的手冲进了住院部大楼。电梯停了,我就顺着楼梯往上跑,刚跑到二楼,我差点撞和位从上面走下来的女护士撞个满怀,我急忙扶住她,她冲着我微微一笑……  那笑容就像兰兰,我一愣,转眼见护士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大火却毫不留情地向我扑来……”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  “结局那?”有人问道。  “哼!有些事,是没有结局的……”毛头小子说道。  “不可能!结局一定很凄惨,你才会不说对不对?”眼镜男冷冷地说道。  “这……这……是的,大火向我扑来,我本想夺路而逃,可就在这时我看见了兰兰,她含着泪看着我,我怎么忍心看她那个伤心欲绝的样子,于是我迎着她走了过去。”毛头小伙子继续说道。  “你迎上去了?那你怎么……”我惊奇地问道。  “我怎么还活着是吧!”他就开始笑,笑着笑着,他的鼻子“啪嗒”一声掉了下来,原本是鼻子的地方留着两个黑黑的窟窿,很是吓人。  我吃惊的不是看见他的变化,而是吃惊为什么他变化了,同屋的人除我之外没人惊奇,尖叫,这很不正常。我用询问的眼光看着刘阳,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用脚踢了踢他,他才抬起头,猛然站起,抓住我的手大吼道:“你这个死女人,踢我干什么?”  我刚想解释,他那里肯听,拖着我使劲把我拉到门口,打开门,一把把我重重地推倒在古宅的台阶上,大声对我说:“快滚,有多远滚多远。”说完冲着我使劲挤挤眼睛。  我开始不明白,可我看看他身后那些歪歪斜斜走路,身上或缺胳膊或缺腿的人,在撕扯着刘阳,把他的皮肉扯去了大半。可刘阳看上去一点也不觉得痛,我想只有鬼才不会痛。  于此一想,我一激灵,望着刘阳的眼神也变得怯怯,而他看着我的眼神却不同,像是有着千言万语,却不知道怎么开口,那种样子让我想起了刚才的欲言又止,难得他暗恋我?  他像是懂得读心术一样,冲着我点点头,眼神中盛满了太多悲伤,喃喃地说:“本想自私地拉着你一起共扑黄泉,可终究不忍,你快跑,快跑吧……  我连番被吓,腿软的不行勉强的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向大路跑去,边跑边回头,都看见刘阳的身上的肉被拽掉一块,可他还是死死地堵住了门……  我实在不忍,闭上了眼睛,拼命的跑呀……跑……  次日,本市新闻播报了,昨晚白天发生了一起重大的撞车案,车上的人无一幸免,新闻上附带着照片,我看完脸色更加苍白了,因为刘阳就在其中。 共 367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人保守治早泄方法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
顶叶癫痫病怎么治疗较好

上一篇:退款

下一篇:入仙班

友情链接